宾馆女服务员邓玉娇,11年前不堪骚扰防卫过当,如今她怎么样了?

浏览:3305   发布时间: 08月23日

人的一生能够平平淡淡地度过已经足够幸福,平淡最为可贵,也最为难得。然而这种平静生活在受到威胁的时候,即使是绵羊也会露出獠牙。

邓玉娇

无妄之灾

生于湖北恩施的邓玉娇因为家中条件很差,所以在初中毕业之后就进城打工,由于没有什么技能也没有学历,所以只能从事最简单的基础工作。几经辗转,邓玉娇得到了一份在宾馆做服务员的工作,修脚女工。

工资不高,工作也不轻松,但是邓玉娇还是很知足。毕竟可以补贴家用,还可以陪伴父母。如果没什么意外,再工作几年,成个家。生活也就慢慢稳定了下来。可惜天不遂人愿。

12年前,三个政府工作人员来到了邓玉娇工作的宾馆消遣,他们是野三关政府招商办公室主任邓贵大、前野三关镇农业服务中心副主任黄德智以及他们的一位同事。

而就是这三个人的出现,将邓玉娇的人生轨迹彻底改变。

邓玉娇

虽无红妆粉黛加持,但长相清秀、正值花季的邓玉娇依旧是非常打眼。而这便引起了当时已经在当地嚣张跋扈惯了的恶官邓贵大的色心。

他在邓玉娇修脚的时候非常嚣张地要求邓玉娇进行特殊服务。邓玉娇虽然身无长物,但她却并非是那种为金钱蒙蔽了双眼的女孩,三观很正。

“我不是干那个的。”说完这句话邓玉娇便收拾东西起身想走。怎料邓贵大和黄德智两人不依不饶。两人平常嚣张惯了,身为政府重要部门的管理人员,什么时候都是别人求着他们办事,时间久了两人都摆不清自己的位置,认为有钱就是爷,有权就是爹。

此时两人不光被色心冲昏了头脑,还带着被拒绝的恼怒,又把邓玉娇拉回来按在了沙发上。

邓玉娇

邓玉娇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已经被打了一下,定睛一看是邓贵大手里拿着一摞钱打她。一边打还一边反复骂着:“装什么装,老子有的是钱。”经历了这番羞辱的邓玉娇已经快要愤怒地丧失理智,再度起身想走,又被黄德智和邓贵大二人压了回来。

可能是忌惮于二人高官的地位,旁白围观的服务员虽然有进行调解但是仅限于语言上,也没有真正地去阻止邓贵大的行为。殊不知邓玉娇此时已经因为精神羞辱和头上来自邓贵大手里一摞钱的不停击打已经将她的心灵防线冲刷得残破不堪。

终于,邓玉娇掏出了那把她平常工作用的修脚刀刺向了邓贵大,一剑封喉,一击毙命。等到周围的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邓贵大已经捂着喉咙倒在地上了。邓贵大为他的傲慢和色欲付出了代价,他于那天晚上结束了人生。但是邓玉娇的人生还远没有结束。

邓玉娇被警察带走

重罪轻判

出事后的一个多月中,邓玉娇被怀疑有精神问题而被带到医院羁押。在这期间,事件不断发酵,社会和媒体都已经注意到了这件事,对于这种能给社会带来很大导向的判决,法院也是慎之又慎。

单单从法律角度来看的话:正当防卫?不,这只不过是大众的想法。真正从法律上来讲,邓贵大并没有威胁到邓玉娇的人身安全,而且旁边还有围观的人,如果真的发生了极端情况会有人来阻止。

邓贵大这种行为最多只能算调戏妇女,虽然行为极其恶劣但是并不能构成刑事犯罪,但是邓玉娇却将他刺死,所以邓玉娇属于防卫过当构成故意伤害罪。

邓玉娇(左)

然而法律并不是死板的,邓玉娇的事情被曝光之后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本身身为官员行为不检点,还欺凌民女。

毫无意外的,人民的舆论全部偏向邓玉娇,法院给出的最终判决是由于邓玉娇自首,且患有抑郁症,不具备完全刑事能力、再加上自卫行为。导致罪名成立,但是并不承担刑事责任,“有罪免处”。

这样的判决一方面捍卫了法律的尊严,另一方面也参考了民众的意见。

邓玉娇在法庭上

大难过后

判决出来之后邓玉娇的被带到了医院调养了一阵,之后便恢复了自由身。然而这件事带来的影响还并没有过去,受到社会关注的邓玉娇也得到了各方的关注和帮助,有一位大学教授更是当众说邓玉娇这个研究生我要定了。

但是邓玉娇并仍沉浸在不久前的无妄之灾中,身体上并没有受到损伤,但心灵上已经出现了一道深深的伤痕,只能靠时间去愈合。

2010年5月,有记者几经辗转再度采访到了邓玉娇,此时的她已经在湖北恩施电视台工作了。

对外也不用邓玉娇这个名字,而是以“小张”自称。记者在找她的时候下了很大一番功夫才找到,因为电视台的工作人员都说从来没有见过邓玉娇这么一个人,只有一个安静的“小张”。

邓玉娇在医院治疗

再度面对记者邓玉娇表现的忧郁又戒备,在面对问题的时候也只是用很简短的话语盖过,并不多谈。可以看出她还带着很强的戒备心,曾经的事情在这个花季少女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邓玉娇说得最长的一句话是:“我只是想安静地生活,人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你们关心,让我无法摆脱那些让我难受的事情。”

是的,无论人们用什么样的方式,怀揣着什么样的目的去关心她,给她带来的不是温暖,而是那一晚可怕回忆的重现。时间和普通的生活才是能够抚平伤痕的唯一解药。

邓玉娇家人的支持

人们的生活本应该是平淡且温馨的,有时候虽然很辛苦,但是并不能抹杀生活中的那些温暖瞬间。但是邓玉娇的生活从那之后就已经加了一层名叫过去的滤镜。

虽然已经工作无忧,现在她的工作已经是电视台中的事业编了,或许也是因为受到这件事情的影响她才能拥有这样的工作,如果她想的话,是可以一直在这个岗位干到退休的。

恩施的梅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盖过了空气的闷热,为这个小城带来了几缕朦朦的雾气,也希望它能抚平春天的伤痕。

主营产品:其他装饰材料,塑木材料,PVC装饰板